《自然》:新冠与SARS不同 有症状8天后不分离活病毒


“中国进口的主粮并不多,主要是工业用粮、种子用粮、饲料用粮等。中国有比较完善的粮食储备体系,库存的量非常大,可以应对危机。”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说。

因此,意大利那些反欧盟的极右翼党派对于冯德莱恩的道歉信并不买账,称欧盟给意大利的一直都是好听的言辞和烟雾弹,但没有什么实际的东西。随着新冠疫情全球蔓延,近期已有越南、泰国、哈萨克斯坦、埃及、塞尔维亚和柬埔寨等6国相继宣布禁止粮食出口。

河南:开封、平顶山、新乡等4市7个县4800余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400余公顷,其中绝收100余公顷;直接经济损失4500余万元。

“非洲地区的粮食生产能力本来就不够,非洲地区的医疗防疫体系非常不完善,医疗资源更是不足。一旦疫情在非洲大规模蔓延,有大量的人群需要救助——既需要医疗方面的救助,也需要食品粮食方面的救助。”刘守英说,疫情冲击之下,全球各个国家必须参与到对非洲的人道主义救助中去,这会给全球的粮食市场带来较大的冲击,进一步加剧全球粮食的供给压力。“我现在最担心,也是我目前认为最值得关注的是——疫情一旦在非洲蔓延,势必会加重全球更大人群的健康、生命和全球粮食食品的安全问题。”新京报讯 3月30日,民政部国家减灾中心微信公众号“中国减灾”发布消息,3月25日以来,西南、华南、江南、江汉等地遭受强降雨袭击,局地还伴有雷暴、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其中27日,部分地区出现大雨或暴雨,重庆彭水和万州、湖北孝感、湖南怀化和益阳、广西贺州等局地大暴雨,造成福建、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等省遭受风雹洪涝灾害。

路透社称,此前作为欧洲新冠病毒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意大利国内对于欧盟迟迟没有有效的疫情应对和灾害帮扶策略感到失望。

但路透社以及其他欧洲媒体指出,在钱的问题上,欧盟内部之前一直存在分歧。意大利等8个国家曾建议欧盟发行“重建债券”,以筹钱帮助受灾严重的国家渡过难关。但德国、荷兰、奥地利等国的保守派势力却比较排斥这种做法,因为他们怕被意大利本身就债务缠身的问题继续拖累。

数据显示,中国小麦的产量在1.3亿至1.4亿吨,已经保持了多年,作为调剂品的进口量在500万吨左右;2019年中国稻谷及大米总进口量255万吨,占当年国内消费量的1.28%。中国的玉米需求也主要依靠国内供给,2019年玉米进口量占国内消费量比重为1.72%。

而在近期,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王辽卫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也表示,我国粮食总产量连续5年稳定在6.5亿吨以上,近年来粮食储备体制机制不断完善,粮食储备充足,小麦稻谷等口粮品种库存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主要出口国采取限制出口措施,可能会加剧国际市场粮食价格的波动,但对目前我国粮食市场的影响不大。”

党国英也表示,大豆等饲料进口受影响,会给猪企或者养猪场带来压力。“非洲猪瘟至今,今年养猪的数量明显增加,对豆粕等饲料需求也相应地增加了。在当前粮食的供给中,饲料粮食的供给会比较短缺。”

贵州:遵义、毕节、铜仁等5市(自治州)12个县(市、区)1.1万人受灾,1人因雷击死亡,近300人紧急转移安置,300余人需紧急生活救助;800余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近500公顷,其中绝收近100公顷;直接经济损失800余万元。